2009年6月9日星期二

妝管科校長楊克平談校園憂鬱症

校園憂鬱症頻傳 用關愛找回健康:
楊克平說,會流淚是上天的恩賜,不應該壓抑,或去用藥物控制,那就像是發燒用退燒藥,並沒有解決問題。有時想死的意識能量流經我們的頭腦,只要當個旁觀者 看見這念頭,來了又去了,不要與它共舞,更不要以為是自己的思想,學生在經過輔導與祈禱後,非常的開心。目前非但已完全不吃藥,已是一個開心的學生了。遇 到問題應該是用滿滿的愛去關懷,而不是去用藥物。
很嚴重啊,妝管科、美容科學生也憂鬱想死!耕莘健康管理專校是天主教創立,校園在宜蘭及新店。

為什麼這毫無新聞價值的文章會刊登? 因為大紀元是法輪功的報紙,文章與眾不同,獨家的。又因為大家是新宗教,大紀元往往出版山達基的新聞稿。

我已經清楚表明醫學界的立場,不用説,未找醫生之前快找「滿滿的愛去關懷」,在家也好,在學校輔導也好。要在學校受輔導,即在家不能完全解決,校長不會吩咐輔導處和學生家人鬥輔導嘛。

若憂鬱者及家人認為解決不了,可以找心理醫生。解決不了可以考慮吃藥,多種藥無效可以試其它的療法。 若有任何醫生説別的,就是反醫學界的立場,是私有意見。 正如精神病科醫生鄭光男,若你到他的光能身心診所,你絕對得不到精神病科治療,他將會吩咐你學戴尼提。

楊克平有沒想到,若他的一個學生在輔導中自殺,他將有什麼話說?本人要是輔導員,不會吩咐學生絕對不要吃藥,負不了責,告訴學生和家人聽聽一切意見,然後作主,不想有又一宗麗莎·麥克弗森事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公共領域聲明

本網誌作者放棄一切權利,歡迎復印、修改,作任何用途。
請自願附加這網誌的鏈結,使更多人可以看到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