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31日 星期三

山達基教會及其信仰根源 校園雜誌 2000年10月號

山達基教會及其信仰根源
作者:Kurt Van Gorden 翻譯:胡加恩

美國著名影星湯姆‧克魯斯和約翰‧屈伏塔,都是「山達基」教友。最近屈伏塔和妻子凱莉喜獲一女,美國知名婦女雜誌《紅皮書》(Redbook)專訪凱莉, 她證實因為屈伏塔篤信山達基信仰規定的「寧靜生產」,所以她不能在有聲音的地方生小孩、養育小孩,只好在落杉磯家裡待產。凱莉說她一度痛得受不了,想去醫院, 但被丈夫以「交通堵塞」為由阻止,最後凱莉在陣痛十幾個小時後,終於生下女兒,還是約翰親自剪斷女兒臍帶的……
 
這樣的信仰教條,很可能鬧出人命,本刊繼上期〈誤入禁區?〉和〈山達基創始人檔案〉之後,本期繼續為讀者介紹山達基教會的本質及其信仰根源。

山達基教會

賀伯特成立的第一個非營利組織,稱為賀伯特戴尼提研習基金會(Hubbard Dianetic Research Foundation)。一九五四年山達基教會以非營利團體性質成立。賀伯特說山達基的意思是「知道如何去瞭解 (knowing about knowing),或說是知識的科學(science of knowledge)」。(註1) 山達基教會採用類似於基督教的十字架為其標誌,但多了四個旭日形的尖狀點從中央凸出。Technical Dictionary言明賀伯特的構思截自基督教的十字架。它載道:「十字架的模型取自在極早時候亞歷桑納州的一個西班牙傳教團體,是由沙土鑄成的,賀伯 特將它挖掘出來。」 (註2) 山達基的傳教士總是穿著帶有白色領圈的黑色教士服裝,領上垂掛著三英吋長的十字架項鍊。由於他們採用「牧師」作為稱呼頭銜,因此容易被誤為是基督教的牧者。不過他們的神學是另一回事。

賀伯特所發明的 Thetan 概念成為山達基宗教本質。他們將 Thetan 喻為人的靈(spirit)。Thetan 是不受時間約束的實存體,在星際間的生命形式中輪迴。一旦抵達地球成為人,它就要掙脫生與再生的循環,而山達基就是在此時介入助它達成目的。

大部分人讀了《戴尼提——現代經神健康科學》之後加入教會就是如此。他們參與治療,進深至更高層次,盼望今生就能成為清新者。生存是人類活動的目標。生存 的動力細分之下可透過生命的八種動力表達出來:個體自身、性行為、團體、整個人類、其他生命形式、MEST、靈魂、以及一個至高無上者。已達到清新者層次 的人必須學習掌控他的環境,並且成為一個OT(operating thetan,「有效運作的靈」的意思)。物質、活動、空間、和時間(MEST)是物質世界。除了Thetan之外,任何事物都是MEST。一個 Thetan靠著單單運作他的肉體就有可能掌控MEST。(註3) 既然一個已達到OT層次的人不再需要他的肉身,那麼,他可透過「靈魂出竅」的方式隨己意離開他的肉體。(註4) OT之人進深八級,但是最高一級「啟示的真理」(Truth Revealed)只有極少數人才能達到。

生活中,山達基信徒常被提醒「山達基能解決問題」(Scientology works)。不過,秉著讓世界要更好的宗旨的山達基信徒卻被拘捕,因為從事與自身的宗教和哲學信念相反的犯罪活動。有五千名以上的山達基教友涉嫌以美國政府為對象,暗中運作非法滲透活動。

一九七七年當十一位教會主要幹部,包括賀伯特的第三任妻子在內,被法庭判處入獄,教會從事的種種非法活動暴露出來。法庭搜集的大批證據,大約三萬三千宗文件,包括山達基信徒如何滲透竊入政府機關,盜聽電話,並偷取機要資料。教會謀動的這項計劃目標針對聯邦貿易和原子能委員會,國家安全局,勞工局,陸軍以及 海軍;美國海關,國際刑警委員會,以及不勝枚舉的警察機關。(註5) 十一位被捕的有九位被判刑(其中兩位在英國),其中賀伯特的第三任妻子被判處五年刑期,並罰款一萬美金。賀伯特及其他廿四名教友被控共謀。(註6) 山達基教會辯稱他們長期受到政府的壓迫。

山達基教會的總部位於美國佛州的清水市。幾年以來,賀伯特從設在政府管轄不到的公海上的水上總部,Apollo,監控他的事業。今天山達基領袖可能是模仿他們的創建者,也於加勒比海設立一個海上辦公室謂之Freewinds,裝飾成一個高級決策所在地,給山達基領導階層用的。(註7) 有錢的信徒可以付美金一萬五千到此度一個禮拜假。近來另一發展是他們耗資數百萬在加州靠近 Eureka 地方挖入 Walker 山,築建了一個可防核子災害的窖,用來儲藏賀伯特的作品。

山達基成立一些外圍組織深入民間生活。人們多提及它成功的反毒計劃。很顯然地它開辦的戒麻醉品(Narcanon),戒犯罪(Criminon)中心都做的不錯。此外,它還設有「非宗教」性質的道德教育計劃,稱之為「邁向快樂之道」(The Way To Happiness) (與他們的聲明恰恰相反,賀伯特的宗教理念穿梭游走在課程中)。山達基的「名人中心」投合一些名人的口味,也用他們的認可來擴展推動課程活動的知名度。不少美國知名人士都是教友,如演員湯姆克魯斯和約翰屈伏塔就是他們的成員。山達基的課程、計劃常成為墊腳石,神不知鬼不覺地領人進入該 教會的錯誤教導中。

戴尼提運動

造新詞對身為科幻小說家的賀伯特而言絕非難事。不過,有趣的是「山達基」這詞最早是一九三四年一位德國的社會心理學家Dr. A. Nordenholz所使用的。(註8) 而法國心理學家Richard Semon 在一九○四年創用「印痕」(engram)這詞。

「戴尼提」(Dianetics)是音譯字,本義為「穿越心靈(through thought)」或「經由精神(through the soul)」。賀伯特藉著三次在 Astournding Science Fiction 雜誌上(一九五○年5月,10月,和一九五一年1月)刊登三大頁的理論摘錄提升《戴尼提——現代心理健康科學》的知名度。根據 Publisher's Weekly的報導,《戴尼提——現代心理健康科學》出版後的頭兩個月就售出五萬五千,而全國各地新成立的戴尼提研習中心就超過750處。(註9) 一年後,他們宣布光是負責人就有15萬人,而跟隨者計有250萬人。戴尼提橫掃校園;像野火般的流行時尚燃燒整個美國的中產階級社會,遂演變為教派結構。

賀伯特積極推銷他的「心靈的科學」(science of the mind)理論,而這使得戴尼提獲得的驚人利潤是無限量的。(註10) 根據賀伯特的說法,人的基本性質是好的。(註11) 人的本能是生存。(註12) 環境現象和痛苦經驗導致人的失敗。因此,人若改變現狀,並且消除痛苦,那麼,他的情況就能改善。要言之,人類生存的兩大要素就是避免痛苦和得到歡樂。(註 13)
人類的心靈可簡化成三個主要部分:分析式(analytical)、反應式(reactive)和身體式(somatic)心靈。(註14) 分析式心靈運作的方式像一部「完美的電腦,從不失誤」。(註15) 它也就是人裡面的「我」。(註16) 反應式心靈的運作「基本上是刺激/反應的模式」;(註17) 它儲存人過往所有經驗的心像(image),稱之為「印痕(庫)」(engram﹝s﹞),而印痕顯然是「偏差錯亂和身心性疾病的唯一根源」。(註18) 身體式心靈維持人肉體的運轉和功能。
人類的問題產自:反應式心靈總是阻攔分析式心靈的運作。若無反應式心靈的阻攔,分析式心靈,即「我」這個人,(註19) 可以無誤地(完美的電腦)經營一個人的生活。(註20)
使反應式心靈不再阻攔分析式心靈運作的解決辦法,就是清除反應式心靈裡的所有印痕。一旦達成後,這人可稱為是一位「清新者」(clear)。面對同樣的刺 激,一位清新者不會有反應,因為他裡面沒有印痕刺激他。戴尼提療法(Dianetic therapy)的目標就是清除個體過去心靈中所有的印痕。(註21)

賀伯特的假說之應用,是透過戴尼提療法以擊敗去除印痕。而這治療的完成必須經由「聽析員」(auditor)以一種諮詢者的身份為患者「聽析」 (audit)印痕。《戴尼提——現代心理健康科學》出版後賀伯特引介一種電流器,稱為E計(E-meter) ,來協助聽析。「尚未清新者」(the pre-clear)握住兩個以電線連於E計的錫罐,聽析員則坐在受測者的對面,監視E計上的針之動向。當聽析員給尚未清新者「指令」(command) 時,針的波動決定是否有可能的印痕存在。透過對尚未清新者的提問而找到的印痕,聽析員可將之消除。不過,對尚未清新者而言這可能只是諸多問題的開始而已。 其他的印痕和最早的印痕環環相扣。直至患者終於成為清新者時,聽析的過程可能已耗時數年了。

山達基的聖書

山達基的許多文宣、出版品從未提及上帝,耶穌基督,聖靈,聖經,救恩,或其他與基督教有關的神學詞彙。自從《戴尼提--現代經神健康科學》出版以來,所有賀伯特的作品都被當成山達基教會的「聖書」。以下是山達基一九五四年的組織條文,其中有系統地列舉他們的信條大綱。

組織條文(2.i.14)述說他們的聖書是「眾偉大導師的著作及其相關作品,其中包括聖路加」。然而,在山達基的出版品中卻找不到引述路加所著的福音書資料。賀伯特在他的Phoenix Lectures(一九五四)中提及他的教會根源時,「梵文的翻譯作品中,印度的吠陀經典(Veda)是最值得閱讀的。山達基的許多信念都根植該經典。道 (Tao)的意思是「知道、了解,」賀伯特進一步闡述:「吠陀,道,達摩(Dharma)都是『知道』的意思……另一階層提醒我並不是那麼熟悉的阿羅漢 (Arhat)較接近我們的清新者觀念。」此外,「禪定(Dhyana) ……可說是『為山達基裁身而有的印度教觀念』」。」(註22)

賀伯特所選編神學權威本質似乎中意佛教預言的詮釋,並且相信可以採用在他的生命。「物質的真理就是我們所研讀釋迦牟尼悉達多始於二五○○年前的工作之延伸……佛陀預言二五○○年之內整個任務將在西方結束……瞧!我們做到了!」(註23)

但是賀伯特卻質疑聖經的來源,並說到,「我們查考基督教的聖經卻發現我們只不過是在讀一本埃及人的亡經(Book of Dead)。」「新約所講述的各種比喻在較早的時候就被發現在其他文學中出現過了。其中之一就是這記錄日期比新約早多了的亡經。」(註24)

山達基對真理的主觀認知造成分歧。賀伯特言明,「除非你已經觀察到了,否則沒有任何事是真實(真理)的。」(註25) 賀伯特會說出兩種相抵觸的見解,卻不指明何為真。有時他講一位神(一神論),但是另有時候他談的是許多神(多神教);他不否認任何一種講法,甚至表示兩者皆為真理。他也教導人說,「真理是相對的;它與環境、經驗以及(其他)真理相關聯。」(註26) 賀伯特認為真理具有相對性,那麼,一位神和多位神的兩種看法對賀伯特而言是可以同時存在的。

山達基的神學

山達基講論的是一位至高無上者、上帝以及諸神祇,卻沒有教導會友要相信哪一位。山達基信仰問答(Scientology Catechism)記載著,「山達基的上帝觀為何?關於這點,山達基並無教義,每個人的觀點都不一樣……上帝是誰,到底上帝對某人的意義為何,端賴當事 人他自己的領受。宇宙的創始者是存在著,而你的早期訓練及意識主導著祂的象徵意義。」(註27) 他們更進一步地教導人,「即便山達基肯定至高無上者的存在事實,但是祂的確切本質不在此記述,因為本教會相信每個人必須去尋找,並了解在他自己裡面的神 性。」(註28) 山達基在多處以多神教觀談論上帝,而賀伯特也在其他場合談論諸神祇的作為。組織條文(2.h)陳述,「人能相信上帝的最佳證據就是他發現在他自己裡頭的上 帝……山達基的成立就是信奉人類可知曉這類至高無上者的證據。」

傳講多神論的信仰對賀伯特而言毫無矛盾之處。不論是多神或一神,賀伯特一概收受,「讓我們一起來吸納數千年以來對人,上帝,或諸神祇的研究……」(註 29) 賀伯特混雜假神與真神;他寫到,「神上有神……(我)並無意反對至高無上者的存在或削減祂的價值。然而,諸神祇之中,許多假神被賦予權力和派任職務、、、 諸神祇之上還有諸神;在宇宙的神祇之外還有其他神祇。」(註30) 賀伯特甚至為此觀念編寫歌曲,詞為「對諸神獻出愛」以及「對諸神、佛祖、以及我身,以及你的領導人等,舉止要合宜,順服,並尊重」(註31)

從山達基有關世界宗教的出版品看來,它所信奉的至高無上者無疑地與印度教中的梵天(Brahman)相當類似。賀伯特教導山達基信徒說,人是上帝的一部分,並且可以獲得「似神的」(godlike)性情。他是這樣陳述的:「一位尚未清新者正是一種東西,有一部份是動物,一部分是影像,以及一部分是上 帝。」(註32) 賀伯特的進化觀認為人將進化成 "homo novis ",意思是「極高等且似神的」。(註33)(本文摘譯自The Kingdom of the Cults, ch. 13: Scientology, 該章由Kurt Van Gorden執筆)

附註:
1. L. Ron Hubbard, Dianetics and Scientology Technical Dictionary(Los Angeles: American St. Hill Organization, 1973), 頁369。
2. 同上,頁371。
3. 同上,頁279。
4. Hubbard, Dianetics, 頁115。
5. People's Weekly (August 14,1978): 23. See also Christianity Today (Dec. 7, 1979)
6. Reader's Digest (May 1980): 91
7. The Cult Observer, 9:4(1992): 9
8. George Malko, Scientology: The Now Religion (new York: Dell Publishing, 1970), 頁64。 Malko拿賀伯特與Nordenholz 的理論相比較,發現有些雷同之處(頁116-9)。
9. Publisher's Weekly (1950年9月16日):1124。
10. Hubbard, Dianetics, 頁7。
11. 同上,頁26。
12. 同上,頁29。
13. 同上,頁44。
14. 同上,頁61。
15. 同上,頁62。
16. 同上,頁61。
17. 同上,頁577。
18. 同上。
19. 同上,頁61。
20. 同上,頁66。
21. 同上,頁14。
22. L. Ron Hubbard, The Phoenix Lectures (Los Angeles: The Church of Scientology of California Publications Organization United States, 1969), 頁12, 16, 18, 19。
23. Advance! (1974年12月):5。
24. Hubbard, Phoenix Lectures, 9, 頁 27。
25. L. Ron Hubbard, Technical Bulletins (Los Angeles: Scientology Publications , 1976), 4 : 203。
26. L. Ron Hubbard, Axioms and Logics (Los Angeles: American St. Hill Organization, 1973),頁68。
27. Staff of Scientology, "The Scientology Catechism," What is Scientology(Los Angeles: Church of Scientology of California, 1979), 頁200。
28. L. Ron Hubbard, Scientology 8-8008 ( Los Angeles : ASHO, 1967 ), 頁3。
29. Hubbard, Phoenix Lectures, 頁3。
30. L. Ron Hubbard, Hymn of Asia (Los Angeles: Church of Scientology of California Publications Organization , 1974)。
31. 同上。
32. L. Ron Hubbard, Scientology Clear Procedure, Issue One(Los Angeles: ASHO, 1969), 頁21。
33. L.Ron Hubbard, History of Man (Los Angeles: ASHO,1968),頁39

山達基創始人檔案 校園雜誌 2000年8月號

山達基創始人檔案

Walter Martin 著/胡加恩譯

山達基的創始人賀伯特於1911年3月13日在美國內布拉斯加州的 Tillen 出生。1930年代他是個小有名氣的科幻小說家。四十年代在紐澤西州某個科幻小說集會中他宣稱「為一個字一便士而寫作簡直是荒唐可笑。一個人若真想賺一百萬,最好的方法就是開發他自己的宗教。」(註1) 隔年,1950年5月,賀伯特出版了《戴尼提——現代精神健康科學》(Dianetics: A Modern Science of Mental Health,戴尼提是音譯字,本義為「穿越心靈」[through thought] 或「經由精神」[through soul]) (註2),此書後來成為山達基信徒的入門必讀課本,自此,賀伯特開始踏上以自助(self-help)和宗教類為寫作內容的新生涯。他第一本有關山達基的書於1951年出版。

數十年之間,山達基成為全球性宗教組織,成功地吸引600萬(20萬為活躍分子)信徒跟隨。賀伯特的能力不容低估。身為作家,他寫了1500萬字,包括科幻小說、散文、專文。而有關山達基的作品更遠超過前面的數字,達2500萬字。

受惠於父親的海軍生涯,賀伯特年紀輕輕就得以旅遊各地。他的著作經常會附加下面這段生平簡介,該段文字也出現在教會的宣傳小冊(Scientology Abridged Dictionary):

年輕時〔他〕經常旅遊亞洲…曾在喬治華盛頓大學學習科學和數學,畢業於哥倫比亞學院。後又在普林斯敦和 Sequoia大學深造…〔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期他因傷成殘又失明,但卻繼續他的哲學研究,並且藉著自己的研究使得傷勢得以復原,之後於一九四九年被重新 認可能夠完全承擔作戰任務。醫療報告上載明他兩度被宣告死亡,然而一九五○年他被宣布身心健全。(註3)

有幾位幹練的作家匯集資料以示賀伯特的履歷誇大不實,並且挑戰他的主張。其中最最損害賀伯特信譽之著作有二:Russell Miller的《厚顏無恥的彌賽亞:賀伯特的真面目》(Bare-Faced Messiah: The True Story of L. Ron Hubbard ),(註4) 另一為前山達基教友Bent Corydon 所寫的《賀伯特,救世主亦或瘋子?》(Hubbard, Messiah or Madman?) (註5) Miller在書中寫道,賀伯特宣稱遍遊亞洲的時間,實際上,當時他才在美國讀高中。還有,賀伯特的醫療報告中從未提及他有過傷殘、失明或在二次大戰受過 傷,說什麼兩次被宣告死亡更是子虛烏有。Bent Corydon 是前山達基最成功的分部中心(加州Riverside)負責人;他在書中列舉無數法庭筆錄、具結書,以及第一手的證詞,在在都可封住賀伯特的說詞。(註 6)

賀伯特曾就讀的Sequoia大學座落在洛杉機某棟二層樓工廠,自從被發現是不被政府承認的學店以來,賀伯特的學歷就一直受到懷疑。一九五八年加州州議會勒令Sequoia關門。
不過,賀伯特確實曾花兩年的時間就學於喬治華盛頓大學。如同他自己所說的,因為「成績太差」被留校察看。(註7) 儘管他自詡為「核子物理學家」,然而他唯一修過的一門分子原子相關物理課程,卻被當了。此外,並無證據可證明他所自稱擁有哥倫比亞學院的學位。

賀 伯特的作品暢銷是無可爭議的事實。《戴尼提—現代精神健康科學》(18萬字)的初稿估計只花他三個禮拜的時間就完成了。認識賀伯特的人說他用兩個指頭 打字的速度是一分鐘90字。賀伯特有一部改裝過的打字機,一些常用的字詞如「and」、「the」、「but」等可用特定的鍵直接敲出。

身 為宗教領袖,賀伯特個人的資歷實在不太相稱。他頭兩次婚姻不堪一提,都以離婚收場。第一次離婚尚未生效,他就假裝單身漢與第二任妻子結婚。後來第二任妻 子Sara Northrup Hubbard申請離婚時,重婚就是他的罪名之一。Sara的離婚訴求理由還包括賀伯特長期剝奪她的睡眠、毆打並箝制她,綁架他們的孩子到古巴(一九五一 年有幾家報紙還刊登這起綁架事件),甚至勸誘她自殺,理由是如果她真的愛賀伯特的話。(註8)

Sara的背景與邪 教有關。與賀伯特相遇時,她正是撒但教弟子Jack Parsons的女朋友。一些與Jack Parsons有關的歷史檔案還存留他與其師Alister Crowley互通的信函,其中數次提及賀伯特。儘管字裡行間Parsons透露他相當不滿賀伯特橫刀奪愛,但是他卻向Crowley極力推崇賀伯特行邪 術的經驗與知識。(註9)

山達基人當然極力否認賀伯特與任何邪門法術有關。他們為賀伯特編出的理由是他乃海軍安全局所派在Parson教團的臥底分子,目的是要摧毀該教團。山達基人的圓謊之說漏洞百出,更何況沒有任何官方文件可證明政府雇用賀伯特執行這項活動 。(註10)

賀伯特的第三次婚姻持續到老,Mary Sue Whipp是賀伯特第三任妻子。一九七七年山達基會友涉嫌滲透美國政府機關,此非法活動被聯邦調查局破獲後,Mary 因罪入獄。賀伯特因著教會的層層掩護,沒有直接證據可判他而逃過牢獄之災。

一 九八六年1月24日賀伯特在加州過世。他的死亡證明書載明他因腦出血中風死亡。然而他的信徒卻無法接受這麼一位「心靈的科學」(science of mind)大師死法如此可怖之事實,因而在祭文中未用「死亡」之類的字眼。山達基人宣布賀伯特決定離開他的肉體,進昇到下一個研究層次。(註11)

(譯自Walter Martin, The Kingdom of the Cults, ch. 13 : Scientology, Bethany House Publishers, 1997)

附註:
1. Time (1976年4月5日): 57。 2. L. Ron Hubbard, Dianetics: The Modern Science of Mental Health (Los Angeles: Bridge publications, Inc.)。
3. L. Ron Hubbard, Scientology Abridged Dictionary(Los Angeles: American Saint Hill Organization[ASHO], 1970), 36~37.
4. Russell Miller, Bare-Faced Messiah: The True Story of L. Ron Hubbard (London: Michael Joseph/ Penguin Books, Ltd., 1987)。
5. Bent Corydon, L. Ron Hubbard, Messiah or Madman? (Fort Lee, NJ: Barricade Books, 1992)。
6. 作者鼓勵細心明辨的基督徒都應該閱讀附註4和5所列出的書籍。兩本書的內容都包括直接摘錄賀伯特和其他教會幹部的一些突兀、粗俗、猥褻的言詞。甚至山達基會友都很訝異他們領袖的談吐竟然如此。
7. Miller, Bare-Faced, 頁50。
8. Corydon 在他的書中幾乎把整份文件錄出(Corydon, Madman, 頁302 以下)。
9. Corydon, Madman, 頁275。
10. Corydon, Madman, 頁305。
11. Corydon, Madman, 頁17。


山達基教會聲明稿:

我 們無法期待不同的宗教會去信仰同樣的哲學及神學,因此我們也不覺驚訝在校園2000雜誌八月號中之兩篇文章(「誤入禁區?」及「山達基創始人檔案」)及十 月號中之一篇文章(「山達基教會及其信仰根源」)會對山達基教會(以下稱「山達基」)及其創始人有所批評。山達基不欲於此批評或駁斥上述文章對山達基教義 之曲解,蓋人民皆有其各自不同之信仰理念與信仰基礎,立足點不同,看法自容有差異,山達基本於包容各宗教之理念,絕不因此而對其他宗教大加撻伐。然對於上 述文章中部分對事實之不實陳述,則認有予以澄清之必要,蓋宗教信仰容有多種,惟事實只有一個,不容他人惡意抹黑。山達基將於本文中分別對上述三篇文章中不 實之事實陳述予以澄清,並舉出佐證之證據來源,山達基非常希望能在校園雜誌上刊登所有的證據,惟因篇幅有限,歡迎讀者親蒞山達基會所查閱相關文件,以證明 山達基對所發表之言論負責之態度:

待續……

2011年8月24日 星期三

魁北克省物理治療師向病人推山達基 被職業紀律委員會譴責

魁北克省物理治療師向病人推山達基,被職業紀律委員會譴責。我們的鄭光男醫師在國外不可能踏倆船,又是精神科診所,又是山達基中心。

這是一個簡單的專業規則。作為持牌專業意見你不賣別的東西給弱勢的患者。物理與心理沒關係也不能。精神科更不能賣另類心理治療,何況不須證明的宗教?

Shawinigan physiotherapist fined for proselytizing Scientology | Why We Protest 

Translation of a French article posted on July 28, 2011 on the website of the Montreal daily newspaper La Presse: Église de scientologie: un...

2011年8月23日 星期二

新解密檔案:英國哈羅德·威爾遜政府在70年代推出秘密戰爭對付「黑手黨」一般的山達基

新解密檔案:英國哈羅德·威爾遜政府在70年代推出秘密戰爭對付「黑手黨」一般的山達基:

最近解密的文件顯示,部長們希望破壞和詆毀山達基,因為它是「黑社會性質」,其活動是「有害和邪惡的」。

1975年,內政部的內部信件說:「山達基教會不只是說服人與他們的錢分開。它是一種有害的運動,有邪惡的聲譽。」

內政部把山達基歸入爲「一個為了賺錢的組織,或許也要得天下」,以「焦慮、孤獨、不足、輕信、迷惑」的人們爲目標。

該文件說:「他們狂野聲稱,可以治愈各種身心疾病,以獲得大筆資金用於其課程。」

山達基人,為什麼要浪費你們的努力,和樹立更多的敵人,以可恥的手段,試圖建立正統的形象?英國、美國和很多的政府,可以看到被山達基教會審查的信息的人,也認為你們是一個黑手黨。建立正統形象只是讓公衆山達基人看到,不斷捐贈,而不是離開教會。

教會賴以生存的,是怕他們找麻煩的政治家。或是穩固當選了的政治家,但想從他們得到一些好處。

賀伯特說,精神科醫生在暗中控制了整個世界,你們只有一個狹窄的機會拯救宇宙。這是荒謬矛盾的。在雪白行動中,十幾個高級山達基人鎖在監獄裡,包括賀伯特的妻子,他自己也躲起來。誰救了山達基?顯然不是賀伯特,是當地的法律。如果政府要使用一些陰謀,把法律彎曲一點,他已在監獄裡。

Secret war on Scientologist 'mafia' launched by Harold Wilson government in 1970s 

Previously classified documents reveal Ministers wanted to undermine and discredit the group because it was said to be 'mafia-like' and its activities 'harmful and evil'. 

2011年8月19日 星期五

致殘山達基的頭25名人物倒數

致殘山達基的頭25名人物倒數: The Top 25 People Crippling Scientology

大功將成,論功行賞?

在過去兩年,某媒體公司變得非常富有,它有一個附屬的網絡出版社,是文化雜誌,也是報紙。主編是一位資深山達基評論家,他現在是無畏的。

他正在每天發佈一系列的文章,誰致殘山達基最沉重?已發佈的:
看趨勢,賀伯特、主席大衛·密斯凱維吉、無名氏在頭頂可能等等。

2011年8月11日 星期四

山達基名人中心42週年晚會 湯姆克魯斯沒有出席

出席的有著名的和無名的示威者。

名人中心週年晚會是大事,約翰·屈伏塔夫婦和很多名星也出席,湯姆·克魯斯夫婦卻沒有出現。

沒有出現的還有巴特·辛普森的聲音,南希·卡特賴特 (Nancy Cartwright),律師夫婦,電視新聞主持人葛麗泰·範·蘇斯特仁(Geta Van Susteren)和山達基自己的政治家,總統候選人的朋友,約翰·科爾(John Coale)。

貓王前妻普雷斯利·普麗西拉(Priscilla Presley)在場,可是她的女兒,邁克爾·傑克遜(Michael Jackson)前妻,最近有心理問題的麗莎·瑪麗·普雷斯利(Lisa Marie Presley)不在。

明星安妮·阿徹(Anne Acher)之子,現任山達基首席發言人湯米·戴維斯,傳聞在康復工程部隊中坐牢。

山達基變得絕望,向他們的私人警衛了不少的壓力







Scientology Celebrity Centre Calls Out The Stars For Anniversary Party

2011年8月9日 星期二

松鼠剋星自白 如何迫害獨立山達基

松鼠剋星自白 如何迫害獨立山達基

山達基給攝影師二千美元一周,幫助拍一部有關獨立山達基的紀錄片。他發現事實上,僱主告訴他,山達基目的是使獨立山達基領袖馬克·若賦浜有如活在地獄。不久,他覺得這是非常錯誤的。退出,向傳媒自白他還擔心他的參與玷污他的名聲。

忘記羅恩·賀伯特寫的關於宗教自由和寬容,當涉及到達基,一切都可以得到豁免。因為只有一個狹窄的機會拯救宇宙必須清除任何威脅到山達基如果你接受這一點,和你爭論是無用的,這不是邏輯,不是哲學,哲學對真理的研究,積累了所有正確的東西,自從人類能寫字開始。

Former Scientology film crew member describes surveillance activities in Ingleside on the Bay
www.caller.com
For a struggling videographer, the offer was too good to pass up: $2,000 a week to help document the activities of a former high-ranking member of the Church of Scientology.

2011年8月6日 星期六

2011年8月4日 星期四

國際山達基人協會勳章持有人請求您們補貼每月30美元生活費

 

國際山達基人協會勳章持有人、寡婦、請求您們補貼每月30美元生活費。
IAS Atrocities (part two) – Barbara Ayash
芭芭拉·艾亞氏是一個早期的國際山達基人協會勳章持有人,即捐了很多很多錢給IAS。她以「樹立一個好榜樣運動」著名。顯然,她的丈夫資助這運動二十年。當他去世後,芭芭拉生活無著落,教會和主席大衛·密斯凱維吉沒幫助她——捐款是沒退還的。以下是她的求救信:
————————————————————
發送時間:星期一2011年7月11日
主題:FW:請幫忙

親愛的______,

今年2月2日我親愛的丈夫鮑伯離開了人世。現在,他去了天堂,我沒有他的幫助

有一個小的社會保障收入 — $829美元我要
這一數額付房租

房租費用是每月$799美元

所以
每月只有$30的食物。沒有錢電話現在78歲,也很需要錢作醫藥費。

我們
爲學童辨的「以身作則運動」,事實上破產了,我沒有個人的資金,以幫助支付推廣和交付費用。

因此,我要求你和所有我們平時以身作則運動的贊助商,協助把這運動從這樣的金融形勢中
出來

郵寄支票到以下地址

很多的愛:

Barbara Ayash – President
Set A Good Example Foundation
2212 Royale Rd, #2
Sacramento California 95815,
916-993-5412 phone – no fax
————————————————————

你們什麼的IAS籌款目標,達到了有任何意義一生忙碌在山達基幌子組織有何意義?花錢機票到日本是浪費金錢每月十元八塊給78歲的寡婦,她和學童會感謝你很多。而且你們那些只捐而不存錢的不買健保的可能有相同的命運。

Never desert a comrade in need, in danger or in trouble.

永不遺棄有需要、有危險、或有麻煩同志

誰說的?

山達基榮譽守則第一條。

2011年8月1日 星期一

前山達基特別事務辦公室特工自白

前山達基特別事務辦公室特工自白 (字幕):



http://www.youtube.com/watch?v=x47qhxl6Euw&feature=share

保羅雷·隆巴德是30多年的山達基人,2008年協助在橙縣的特別事務辦公室,侵擾示威者。後來在網上做研究,教會的官方發言人,湯米·戴維斯宣布有50個實例的暴力事件,發生在22名工作人員身上,爭議的只是教主大衛·密斯凱維吉有否打人,因此她離開教會。

她回到山達基國際總部的河邊縣,向監督說出怎樣侵擾示威者,在家庭成員、鄰居、朋友、老闆、客戶前抹黑,孤立批評者。教會要她說謊,說示威者是恐佈分子,說對付他們是她自己的主意,與教會無關。

賀伯特也叫你們自己觀察,作爲證據。教會不准你做研究,是否太脆弱了?「只要好人不動手, 邪惡便勝利。」

你們不看、不做、還等什麼?梅開三度的處女航?

字幕

處女航梅開二度?

處女航梅開二度?: 第23屆處女航晚會出席率低,山達基主席大衛·密斯凱維吉要低統計數據的機構再來一次,高雄和很多世界有名的機構在名單上,臺北也有兩個晚會,在7/15,7/30。

DM Calls for a Do-over on 2011 Maiden Voyage Events | Why We Protest | Activism Forum

Faith divides people

Many atrocities are being perpetrated by believers, even on others who believe in the same god, just because they are different.

There are always mad people, but religions give them one more excuse, one more trigger to go crazy.


Politics and religion is a lethal mix.  Faith based politicians are above history, therefore probably above the law, the constitution.  Those who denounce history are bound to repeat the same mistakes.  Poor us, we are being dragged along. 


Politics is itself a faith.  It's always about protecting your own interest, and "hopefully" your policies turn up right for others too.  It's not about proof, right or wrong.


Religions are always being criticized.  The differences are, evil ones try to destroy you by all means within the law, try to cover up atrocities to protect their survival, or simply issue an order to kill you.

Governors like religion, making it easier to govern.  People are less likely to revolt or protest against economic hardships.  There's always the next life or after life.


Just as many religions claim, science is a faith and philosophy.  If you don't understand it, you believe you will find the answer in due course.  And science has historically been a branch of philosophy, focusing on how the world works. 


The difference is, science welcomes criticism.  If you have a better explanation, thank you very much, and sure I can make use of it.  There are always arguments, but they will be settled on facts, not your life.  Losers get recognition as pioneers too.


The only thing religious about Buddhism seems to be the involuntary cycle of suffering and rebirth.  People may rebirth as humans, animals, ghosts, in heaven or hell.  But because of the believe of constant change, I doubt very much the concept of thetans applies to rebirth.  I bet the DNA that your descendants carry are more constant than a Buddhism rebirth.


Religion is a natural product of evolution.  When you become good in survival, you want to live forever.  When you are confronted with things you don't understand all day long, the answer is faith.


In the early Buddhism, desires or cravings is central.  You suffer because you have unfulfilled desires.  And desires know no bounds.  Therefore you will be liberated (the god like state of Nirvana), forever happy in the extreme, if you improve yourself by getting rid of all your desires.


But if you are liberated, do you still have the desire to live forever, and does it matter?


In later Buddhism, emptiness become central.  Matter, senses, perceptions, are all unreal.  The world exists as causes and effects of minds.  Did LRH copied this?


The difference is, Buddhism does not try to control MEST (because it's not real anyway?).  To liberate yourself, you need to achieve the state of emptiness, and see that everything out there is not real, not there, meaningless.


Now what does this says to eternal life and the answer to everything?

公共領域聲明

本網誌作者放棄一切權利,歡迎復印、修改,作任何用途。
請自願附加這網誌的鏈結,使更多人可以看到資料。